自主创新不能变成造假创“芯”

首页

2018-10-16

  徐建华  作为改革开放之初第一批将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科学家,今年7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一直密切关注我国科技产业的发展。 近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明确表示,我国“重硬轻软”,芯片、基础软件两大短板亟待补齐。

  “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

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倪光南表示,我国现在“重硬轻软”,不是很重视软件,基本上没有软件产业基金。 基础软件大体上有两大块,一块是操作系统,大概95%的电脑都是Windows系统,国产操作系统很少;手机操作系统不是苹果就是安卓,特别终端的操作系统基本上都是外国的。 还有一块是大型的工业软件,比如集成电路设计软件,还有飞机制造业、发动机制造业、传统精密制造业等等,这些行业用的工业软件基本上都是进口的,自己研发的比较少。 他建议把网信领域两大短板,包括芯片产业、基础软件补齐。   受今年“中兴事件”的影响,有关“操作系统”与“芯片”方面的自主创新备受全社会关注,尤其是倪光南院士提到的短板方面,更是深受资本的追捧以及极易触发公众的神经。

在补短板成为我们自主创新“主战场”的同时,一些“伪创新”也容易借助这股“东风”成为社会的“宠儿”,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谎言”被拆穿后带来的愤怒远远超过当初“假创新突破”带来的喜悦。   比如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红芯”浏览器造假事件。 一家号称自主研发浏览器核心产品的红芯公司被曝出解压安装包后出现大量和谷歌chrome浏览器一致的同名文件,被网友指为涉嫌抄袭。 面对全网山呼海啸的“抄袭”“骗子”的指责,“红芯”公司的回应也是让人大跌眼镜。

“红芯”联合创始人高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回应是:“这个并不是我们去抄袭,我们去妄改名字什么的,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创新。

”  如此耐人寻味的回应换来了网友及全社会的“群情激奋”,为此,红芯浏览器随后不得不官方发表致歉信,称其公司在近期融资宣传中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大,给公众带来了误导,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很快,又有网友爆出包括红芯CEO(首席执行官)陈本峰在内的两位公司高管涉嫌履历造假,再次让舆论沸腾,批其公司“从内到外造假”。   “红芯”造假事件,不得不让人想起当年的“汉芯”造假事件——2003年2月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教授发明的“汉芯一号”造假,借助“汉芯一号”,陈进又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

2006年5月12日,上海交通大学向有关媒体通报表示,陈进被撤销各项职务和学术头衔,国家有关部委与其解除科研合同,并追缴各项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骗取了如此数额的科研经费,上海交大仍未提及事件责任人有没有受到法律追究。   红芯和汉芯,两个非常好听的名字,也寄予了我们最美好的希望——有意思的是,“红芯”浏览器之前并不是叫这个名字,而是今年5月初才改的名,在那之前的4月发生了“中兴”事件——红芯是“中国红”,汉芯是“民族芯”,尽管二者一个属于软件领域、一个属于硬件领域,但都是中国信息产业发展的短板,也是我国亟待突破的领域,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红芯不“红”、汉芯无“芯”。

  牛顿曾经说过,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现代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也使得自主创新并非就是完全从零开始的原创,很多“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创新自然都是重要的自主创新,但是从汉芯到红芯,却让我们看到:我们很多所谓“站在巨人肩膀”的“创新”不过是拿别人的东西进行“打磨”(汉芯)或者“打包”(红芯),自主创新变成了造假创“芯”。   当前,创新驱动战略已经成为国家战略,这也是我国迈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关键所在。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些打着自主创新旗号的“伪创新”大行其道甚至是“坑蒙拐骗”,这一方面说明我国在自主创新的评判标准方面存在严重的偏差;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国对于创新造假的处罚力度远远不够,无法形成威慑甚至变成了对“伪创新”的鼓励,想想韩国对于曾经带给他们“无上荣耀”的前首席科学家黄禹锡判刑的处罚,我国造假创“芯”的违法成本太低了。

  世界在变、创新不变。

创新是一个民族发展的灵魂、是一个民族进步的不竭动力;创新更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原动力、质量提升的源泉。

没有质量的创新很可能是“伪创新”、没有创新的质量很难是高质量,我国正在大力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必须坚持创新驱动,通过质量与创新的“双轮”驱动,实现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的目标。   。